写于 2018-12-29 01:06:01| 乐百lom599家官网| 置顶新闻
<p>周一在凡尔赛与德国,西班牙和意大利举行峰会之前,奥朗德总统恳求多速欧洲</p><p>采访Sylvie Kauffmann发表于2017年3月6日06,007 - 更新于2017年3月6日12h05播放时间16分钟</p><p>为订户保留的文章在3月6日星期一晚上召集德国,西班牙和意大利政府首脑的凡尔赛峰会前夕,弗朗索瓦·奥朗德总统接受了报社的采访</p><p> Europa(The World,SüddeutscheZeitung,The Stampa,The Guardian,The Vanguardia和Gazeta Wyborcza)</p><p>威胁存在</p><p>三十多年来,极右翼从未如此之高</p><p>但法国不会放弃</p><p>首先,因为它是法国,并且意识到4月23日和5月7日的投票不仅决定了我们国家的命运,也决定了欧洲建设的未来</p><p>因为如果国民阵线候选人获胜,她将立即启动退出欧元区的进程,甚至来自欧盟[欧盟]</p><p>这是所有民粹主义者的目标,无论他们身在何处:离开欧洲,关闭世界,想象一个被碉楼所捍卫的各种障碍和边界所包围的未来</p><p>我的最终职责是尽一切努力使法国不能被这样一个项目说服,也不承担如此沉重的责任</p><p>是的,但我不坚持结论,我不绝望</p><p>我想向欧洲提供她所期望的形象:一个项目,一个力量,一个力量</p><p>欧洲人要求的是欧盟可以进一步保护他们</p><p>欧洲主权保护其边界,保护他们免受恐怖主义风险,并最终保留一种生活方式,文化和精神共同体</p><p>在签署罗马条约时,辩方是故意丢弃的一个主题</p><p>欧洲本可以从那里开始;法国在20世纪50年代初并不想要它</p><p>今天,欧洲可以通过防御恢复自己</p><p>既要确保自身安全,又要在世界上行动,寻求解决威胁它的冲突</p><p>这是欧洲人必须拥有的,